久久人妻少妇偷人精品综合桃色,国产水蜜桃精品,午夜无码人妻AV大片色欲

  • <sub id="pdgkh"></sub>

    <acronym id="pdgkh"></acronym>
    <acronym id="pdgkh"></acronym>
    
    

    <sub id="pdgkh"></sub>

      您好, 歡迎來到中國采購與招標網!
      位置 返回首頁 電力信息 2022招標或超90GW:低價內卷形勢下的風電裝備行業企業如何走

      2022招標或超90GW:低價內卷形勢下的風電裝備行業企業如何走

      公告內容

      低價內卷是當今風電主機裝備產業的主旋律,如何規避,是行業企業值得思考的問題,裝備企業的本業是做產品,做裝備,看看光伏如何做,就知道為什么光伏是投資者愿意投資的原因了,內卷要消除,還得看看外面,外面的市場很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啊。

      2022年注定是驚心的一年。

      低價內卷助推風電主機招標持續發力:1-9月直徑招標量已過75GW

      2022年以來,風電主機項目招標量再創新高,中國風電新聞網統計數據(不完全)結果顯示,1-8月,風電主機裝備(部分含塔筒)總容量達到了61.9GW,這個數據基本已經持平2021年的風電主機招標量,令人驚訝的是,與陸上風電平價趨勢相同,海上風電主機招標量也超出行業預期,達到驚人的12.9GW,而這一切的核心推力就是兩個字:低價。9月21日,中廣核廣東陽江帆石一1GW海上風電項目(含塔筒)采購開標,此次招標價格意料中均價突破4000元/kw(含塔筒),而這個價格應該是目前的主流價格走勢水平,對比近三個月海上風電主機價格,下降了300元/kw以上,下降幅度達到7%以上。

      不同的行業媒體統計數據結果顯示,2022年1-8月風電招標規模達68GW,其中海風招標12.7GW。最新媒體統計,截止發稿本周,9月風電招標規模達6.12GW,其中海風招標規模0.2GW??梢猿醪筋A測,2022年中國風電的招標容量將又是一個新紀錄:2022年風電主機招標量或過90GW

      低價助力招標量持續增加。相比海上風電價格降價高幅度而言,陸上風電主機價格在持續穩定略有回彈。根據不同行業媒體的大致統計測算,1-8月陸風機組加權容量中標均價(扣除塔筒450元/KW,行業統計數據按照400,我個人認為不同高度加權應該在450)分別為1957元/KW、1946元/KW、1796元/KW、1806元/KW、1743元/KW、1735元/KW、1750元/KW、1777元/KW。

      1.png

      需要說明的是,這個價格是投標價格的加權平均,歷史最低價格應該是最近的140塔高(非柔塔)加主機價格2050元/kw,這也刷新了歷史最低的帶塔筒招標低價。從價格的趨勢而言,后4個月價格走低的核心還是在主機的機型大型化帶來的邊際成本下降使然,從這個趨勢來看,低價或成常態。

      低價內卷短期是常態:1500元/kw風機價格基本觸底

      不難看出,價格走勢基本已經到達最低,并開始緩慢抬升,不過想要大幅上漲難度很大。競爭格局難以破。目前國內的123家主機企業,4家民營企業,8家國企/央企,民企基本已經到頭部企業行列,而9家國企央企的風電裝備都已經成為其戰新產業或主導產業。

      三大動力:上海電氣,東方電氣和哈爾濱電氣最早進入風電裝備行業的企業,火電的下滑就注定了風電成為三大動力的主導產業,從近兩年的企業領導人行業動態就會發現,為了風電可謂是親自上陣,助力風電再出發。

      兩車:中國中車已經把風電裝備作為戰略新興產業之一,加之其有全球獨一無二的全產業鏈,風電裝備產業再崛起毋庸置疑。

      中國船舶:海裝2021-2022年全國布局多點,海上主機加上海工裝備以及擬上市改制,都不能小視這家西南深處的央企決心。

      國家能源聯合動力:升級為集團直屬二級企業,有國家能源自留地,再度騰飛就看時間問題。

      運達股份:已上市,2021年的業績已經證明這家地方國企雄心壯志。

      目前4家民企和8家國企央企的市場格局已經基本持平,從2021年的市場占有率來看,民企略占優勢,達到55%,但從國企央企的發展態勢來看,國企央企的市場占有率在逐步上升。從每日風電統計1-8月風電中標量結果,中標容量比例基本也是這個局面。

      作為國家能源裝備的國企央企,在高質量發展的發展道路上,保持正常的盈利是企業的基本要求,作為上市公司,為股東保證持續的盈利是基本的訴求,所以從這個價格態勢來看,價格下調基本到底,從技術角度分析,材料成本也基本到了極致(單位千瓦的用量)。

      低價下的風機成本亞歷山大:短期無法維持高毛利

      自從3月份出現了1400元/kw 的風電主機價格后,風電整機企業面臨巨大的盈利壓力(尤其是上市公司),盡管行業企業中有企業保持盈利,但對絕大多數行業主機而言,主機毛利率面臨巨大挑戰。

      1,大型化的機型尚未大規模交付,都處在交付的初期階段。對絕大多數的大兆瓦機型,其生產攤銷包括模具開發成本攤銷相對較大,以葉片為例,一套葉片(90m長度左右)模具的成本不低于1200萬元,正常150套葉片壽命,按6MW計算,也就是100萬千瓦左右,模具成本12元/kw,葉片目前單位千瓦的銷售價格約450元/kw左右,模具占比3%,由此可見一斑。

      2,研發成本較高。目前行業(國內)的機型研發周期在8-10個月左右,一套機型的研發成本(陸上)成本4000-5000萬元左右(不過部分模具可后續用于生產),如果一個機型可銷售500臺,平均每臺的研發成本在10萬元左右,按6MW機型設計,攤銷到成本上將達到15-18元/kw,問題是要能達到500臺,只有主流機型可能達到這個規模。

      3,原材料仍處高位。海通證券統計剛才近幾年的價格,當期的鋼材價格人高于去年同期10%以上,而去年同期的風機價格高于今天價格50%以上。

      從行業價格走勢看,風機機型的同質化,直驅開始逐步在大兆瓦時代退出歷史,都在走雙饋或半直驅路線,近期永濟和中車株洲電機下線的半直驅中速永磁整體傳動鏈就會發現,未來齒輪箱的技術路線已成為主流,同樣的技術路線,同樣的供應鏈,同樣的國產化,唯有價格才是競爭力的核心要素。

      內卷潮下的風機競爭:回歸產品技術創新本質

      同樣曾經是內卷嚴重的光伏組件行業,為什么在原材料價格上漲的今天依舊保持沖天的前進步伐。無論是光伏行業,還是新能源電池行業,筆者發現一個規律,那就是這兩個行業的裝備企業(其實就是小部件,暫且稱之為裝備)只做產品,不做產業(行業下游)。

      光伏產品的競爭本質是產品競爭。光伏行業的發展也是大起大落,也有很多企業被歷史留在了沙灘上,但從他們的行業競爭我們發現,無論是隆基,還是通威,都只做產品,從傳統的組件,到TOPCON,HJT,鈣鈦礦,只要是能提升技術效率,降低成本的技術路線,都是創新的目標。加之行業企業后來做產品產業鏈,本質上還是產品競爭,從硅料,切片,到組件,到電池,其商業模式是通過技術創新和產品產業鏈延伸為股東創造價值,在硅料持續漲價的今天,仍然保持高速增長,并未接入到電源下游產業。

      新能源電池同樣保持產品競爭的本質。從三元里到磷酸鐵鋰,再到鈉電池,一句話,如何降本,如何提升效率,如何提升性能,創新就指向哪里,寧德時代,比亞迪等行業龍頭,其本身并不做其下游產業(比亞迪本身是汽車企業例外)。

      風電裝備企業行業的競爭目前已經陷入一個循環,產品盈利下降,通過其他非產品盈利來補充,就連塔筒企業都開始開發風電場。以此行業發展進入一個非正常的競爭態勢:裝備企業做開發,與客戶競爭或合作,產品本身的盈利水平并未得到提升,這也許是為什么眾多的風電裝備上市企業加起來不夠一個隆基股份的市值,更不用說趕上寧德時代,因為產品本身的盈利能力預期無法給投資者一個可見的未來。

      外面的市場很精彩:中國風電該大步走出去

      光伏的走出去,是風電未來的學習榜樣。光伏組件原材料價格持續高漲,而光伏行業的盈利卻并未下降,原因在于光伏走出去的市場路線取得了成功,今天,全球海外市場占到這些光伏產品的70%市場,以分為單位進行價格測算的光伏產品確實值得我們風電裝備企業學習。

      從并網數據來看:

      2021年,全球新增風電裝機93.6GW,中國裝機46.9GW,全球市場占比過半。截至2021年年底,全球風電累計裝機容量達到837GW,同比增長12.4%,未來市場可期。2021年全球陸上風電市場發展勢頭有所減弱,但72.5GW的新增裝。

      從吊裝數據來看:

      2022年5月19日,根據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最新發布的《全球風電供應側報告》,全球風電整機制造商在2021年的交付量創造了新紀錄。報告指出,盡管有新冠疫情帶來的影響,還有原材料價格上漲和物流的壓力,全球30家風電整機制造商在2021年仍然實現了104.7 GW的新增吊裝容量,全球前十有中國6家在列,但海外市場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2021年中國風電吊裝容量統計簡報》發布數據,2021年,中國風電裝機全國(除港、澳、臺地區外)新增裝機15911臺,容量55.92GW。同樣占比全球市場過半。

      這兩組數據結果告訴我們,海外市場大有可為,中國風機全球市場潛力巨大,陸上風機中國裝備企業的性價比已經在越南得到了充分的體現,VESTAS作為全球老大,2021年價格上漲30%仍然保持虧損,而他們的主機價格按當前中國主機價格對比,是中國風機價格的3-4倍,而中國風電應該是全球最抗造的風機,因為中國的風電場是全球最惡劣的風電場,沒有之一。

      走出去,一方面可以避免惡性競爭,同時還可以提升企業的盈利水平。做好產品,裝備企業要做好本業,產品競爭需要在產品本身下功夫,投資者不是單純看產值規模,而是看盈利能力,華為就是案例。


      久久人妻少妇偷人精品综合桃色,国产水蜜桃精品,午夜无码人妻AV大片色欲